读趣网 > 画春光 > 画春光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448章 好戏
    周家来了这么多人,显然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但只是,让人怎么甘心?

    田幼薇咬咬牙,再次吹响竹哨。

    该第三拨人手上场了!

    周袅袅志得意满地带着人继续往前走,只要走出这条小巷,邵璟就算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巷口停着一辆马车,只需把人往里一塞,直接拉回相府拜堂成亲,不认也得认。

    周相府不重门第重人才,正是佳话一段。

    她想着想着,忍不住弯起唇角,看看被绑缚得完全不能动弹的邵璟,恨不得立刻跑过去摸一摸。

    却见前方探路的人跑回来道:“不好,巷口有人堆了许多砖瓦将路口堵死了。”

    周袅袅勃然大怒:“刚才不是还通畅的?谁干的?这不是与我作对么?叫他家立刻搬走!”

    管事为难道:“问不出来,且这么多砖瓦,要搬完怕是得花不少时候。我们还是从前头走吧,打眼就打眼了,夜长梦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袅袅一想也是,便道:“回去!”

    田幼薇来不及多想,迅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跑得飞快,很快就超越了周袅袅等人,并迅速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此时看榜的人不少反多,还有许多人拿着册子四处寻找邵璟:“探花郎呢?探花郎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正闹嚷着,周袅袅等人便从巷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:“探花郎在那里!探花郎被人捉去做女婿啦!”

    这可是个大新闻!

    众人“哗啦”一下全都朝着周袅袅等人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袅袅被吓了一跳,到底还要脸,迅速打开扇子遮住面孔躲到家丁身后,低声斥道:“快叫这些臭穷酸滚开!”

    众家丁果然拿出相府的威风要赶人走,众人却不肯听,有好些个新科进士仗着功名在身,又加春风得意,偏要弄清楚究竟是谁家抢了闻名遐迩的探花郎,纷纷起哄:“见者有份,你们是哪个府上,说来听听,我们也好喝杯喜酒!”

    周袅袅哪里肯说,她不说,周家人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又有人吼了一嗓子:“咦,那不是周家姑娘吗?女扮男装亲自上手抢夫君啊!”

    周袅袅面红耳赤,终于感到几分难堪羞耻,然而还是不肯露面出声,继续藏着,驱动家丁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有人叫道:“果然是周相家的,周相家捉女婿呢,啧啧,这满京城的,也只有周家才有得起这般大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忽听有人冷声呵斥:“做什么?做什么?是想扰乱京城治安吗?都散了!”

    却是来了一大队衙役差人,拿着棍棒驱散人群,要给周袅袅等人开路。

    周袅袅得意极了:“真懂事,稍后都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差人们毕恭毕敬行了个礼,不动声色地将邵璟围住。

    田幼薇轻轻出了一口气,第三个计策应该可以成功……

    忽然,一只手放在她肩上,一条男声低沉地响起:“田姑娘好大的胆子,竟敢雇人假冒衙役差人,招摇过市……”

    田幼薇被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却是个身材高大、穿粗布衣裳、斗笠遮了半边脸的农夫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咦,不对,这农夫怎么和邵璟长得一模一样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,使劲眨眨眼睛,还是熟悉的眉眼,再看那边,周家人抬着的那个人还是很像邵璟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叫你的人别急,等着看好戏。”邵璟又将斗笠往下压了压。

    只要落到周袅袅手里的人不是邵璟,田幼薇什么都可以,当下又吹了两声竹哨。

    眼看着围到“邵璟”身边的衙役差人又四散开来,邵璟便牵了田幼薇的手挤出人群,走到街边一户人家,直接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窗边摆了一张桌子,桌上一壶茶,桌边坐了一个人,正兴致勃勃地磕着瓜子看热闹。

    田幼薇仔细一看,正是失踪了的霍继先。

    霍继先笑着朝她拱手行礼,道:“姑娘来了,好戏才刚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邵璟脱下斗笠,叫田幼薇过去:“来,坐在这里看。”

    田幼薇坐下,先灌了几杯凉茶才道:“怎么回事?那是谁?”

    邵璟卖关子:“别急,先看完。”

    下方的形势已经又变了,衙役差人消极怠工,看热闹的人群再次聚拢,有人大声喊着:“那是邵小郎,探花郎啊!怎么能像这样被绑着去拜堂成亲呢?这个绑法是把人当成猪羊呢!一点不懂得尊敬人!就算勉强成事,以后也是怨偶一对!”

    还没成亲,就被人诅咒会是怨偶,周袅袅脸都气白了,大声命令家丁:“把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恶徒给我拖出来打!”

    那人却是个新科进士,身边还围着许多同年。

    读书人讲究的是气节,哪怕看热闹也不能丢了气节。

    于是一群进士大声嚷嚷起来:“这是谁家啊?这么嚣张,竟敢指使下人当街殴打新科进士?把邵小郎抢下来,大伙儿上啊!”

    众人蜂拥而上,与周家人扯成一团,周袅袅见势头不妙,跑到“邵璟”身边将人紧紧护住:“这是我的,谁也不许动!你们要和相府为敌吗?”

    周相把持朝政已久,近来更是如日中天,打击异己从不手软。

    读书人们沉默了。

    田幼薇雇去的假衙役差人趁机撤退,散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周袅袅得意得很,将手一挥:“走!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有人嚎啕大哭着挤过来:“当家的,孩子他爹,你一大把年纪了怎还会被人抢走?谁瞎了眼啊要抢你!”

    来的是个三四十岁的妇人,衣衫褴褛,鬓角发丝灰白,手里还牵着两个十来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众人大吃一惊,这又是玩的哪一出?

    只见那妇人带着孩子挤到周家人面前,对着周袅袅就跪下了:“这位姑娘,求您放过小妇人的夫君吧,他是个又穷又丑的糟老头子,配不上您,我家上有老下有小,全靠他养家糊口,求您给我们一条生路吧!”

    一大两小当场就嚎上了。

    嚎得周袅袅目瞪口呆,众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邵小郎吗?怎会跑来这么个女人闹腾?”

    “难道抓错了人?”

    “也不对,周家人不会那么傻吧?”
读趣网 > 画春光 > 画春光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