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趣网 > 重生农门小福妻 > 重生农门小福妻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439章 给人
    顾大丫得知莫芹子来找她,看一眼戚康平,道:“你跟你爹先到厨房去,我见见莫家丫头。”

    戚康平是脸色红透的跟着戚盘子去厨房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家老娘看上莫芹子,正在托三姥姥跟莫家说亲,要把莫芹子说给他做媳妇。只他不知道,莫芹子为啥这个时候来找他娘?是对他不满意,来拒婚的?

    戚康乐已经把莫芹子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莫芹子一身孤勇来到戚家,此刻见到顾大丫,倒是开始害怕了。

    顾大丫见她的手在抖着,好笑的问道:“莫家丫头,你这时候不在家里做饭,跑来找我做啥?”

    莫芹子听罢,紧张得脚下一软,扑通跪下了。

    顾大丫一愣,赶忙扶起莫芹子:“你这是做啥,可不能行这么大的礼。”

    莫芹子道:“芹,芹姐儿今天莽撞了,先给您赔个不是……但有句话,芹姐儿不得不问。”

    顾大丫: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莫芹子压下心底的紧张后,鼓起勇气问道:“如果我爹以后还给您家做活,您家会看不上我家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自己不好来问这个,可我爹娘一直在担心……我不能为了自己,让我爹没了一份工,让家里没了一份进项。”

    “家不是我一个人的,我不能只为自己……”莫芹子红着眼睛说完,又对顾大丫说一句:“对不起,您别怪我不要脸,我是真不想给家里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顾大丫看着莫芹子道:“说实话,你今天跑来问我这话,我是生气的,但听到你这么做是为了家里人,我这气又顺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,你爹娘不用担心这个,我家不会看不起你家,你家永远不会低我家一头。而我正在想法子解决这事儿,你家且放心着。”

    莫芹子闻言,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羞愧的道:“顾家姑姑,是我做事太欠考虑了。”

    又问道:“您刚才说有法子解决,是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顾大丫没有告诉她,只道:“节后你就知道了,先回家去吧,以后别这么鲁莽,天都黑了还跑来。”

    不过,她很喜欢莫芹子为家人着想,敢舍下脸面来问她的举动。更高兴她是来问她,而不是来问戚康平,证明她虽然着急,却没有急糊涂。

    要是她急得连男女大防都不顾了,直接来找平哥儿,那这门婚事,估计就不成了。

    莫芹子听罢,看了顾大丫一眼,福身行了一礼后,告辞回家。

    回家后,她没有隐瞒,把自己跑去找顾大丫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莫奎子跟张氏差点没气死,张氏第一次打了她:“你个死丫头,咋就这么不懂事,竟敢跑去问顾大丫这种事儿,你真真是气死我了!多好的亲事啊,要是不成了,你可咋办!”

    家里是逃荒来的,知道有些坏心的人家怎么传逃荒姑娘的闲话吗?那都不能听,赃耳朵得很!

    戚家那么好的人家,愿意娶她就不错了,这死丫头还这么作,跑去问这样的事儿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嫁得好,自家穷些又怎么了?他们又不是没过过苦日子。

    莫芹子被打了一顿,也生受了,毕竟是她自己太鲁莽。

    莫奎子家因着莫芹子做的彪悍事儿,是中秋节都没过好。

    顾锦里家却过了一个富足的中秋节。

    十四那天,顾锦里早早起来,做了一百个冰皮月饼,有豆沙馅的、栗子馅的、莲蓉馅的、花酱馅的,还有蛋黄馅的。

    从天不亮就起来忙活,楚氏跟罗慧娘还过来帮忙,两家的女人忙活半天,终于在午时把一百个冰皮月饼做好,又趁着还有时间,把冰皮月饼送去尚家、悬壶坊。

    秦家兄弟没能回家过节,罗武借了尚家的马匹,骑马去司兵所,给秦家兄弟、姜家送了冰皮月饼,天黑才赶回家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为了有理由见到顾锦绣,又特意去顾家说了姜家收到冰皮月饼后的感谢话。

    他听说了淮毓绣庄的李奶奶看上绣姐儿的绣艺,想让她做啥绣师的事儿。他特意去打听过了,绣师很是金贵,他很替绣姐儿高兴,高兴自己藏在心里的姑娘能有机会成为金贵人,可他又很难过,难过得都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要是绣姐儿成了绣师,成了金贵人,他一个小小的捕役,如何配得上她。

    罗武吃着顾家的豆沙馅月饼,都觉得那豆沙是苦的……

    八月十六一大早,顾锦里早早起床,把做好的祛疤膏拿上,由顾大山挑着,一起送到悬壶坊。

    吴姑姑跟闵东家已经在等着她,见到她后,也不废话,直接验货。

    吴姑姑会医术,她亲自查验二十瓶祛疤膏,是一瓶一瓶,仔仔细细的查过,确认所用药材无错,没有相冲,对皮肤无害后,她才收下。

    “这二十瓶祛疤膏会先走悬壶坊,再走源字药行,最后进到我手里,出事了也跟你无关。”吴姑姑记得顾锦里说过的话,特意说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顾锦里笑道:“多谢吴姑姑。”

    她今天带了五十瓶祛疤膏来,但验货需要时间,吴姑姑赶着离开,只要了二十瓶,剩下的三十瓶,给了悬壶坊。

    闵东家看着顾锦里道:“小姑娘,记得咱们之间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顾锦里道:“闵东家放心,我会尽快把制药作坊开起来。不过,请闵东家记住,这不是我们之间的生意,而是我跟悬壶坊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闵东家一噎,他一时间忘记这茬,被怼了,只好不说话。

    吴姑姑见他吃瘪,笑了笑,转身来到吴老大夫面前,跪了下来:“……您老保重。”

    闵东家也跟着跪下,给吴老大夫磕了三个响头:“让姥爷费心了,是孙儿不孝。”

    吴老大夫摆摆手,对他们道:“别说了,时间不走了,赶紧走吧,以后……能不来就别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吴姑姑眼圈红红的,眼里积攒着泪水,哽咽着道:“是,听您老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里看着他们,并不知道他们家为何会闹得骨肉分离,但这是别人家的事儿,她一个外人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闵东家跟吴姑姑给吴老大夫磕完头后,站起身,从悬壶坊的后门走了。

    吴老大夫没有去送,只站在原地,看着紧闭的角门,盏茶的工夫后,看向顾锦里:“这盒子里有六张卖身契,你先拿着,等过段时间,我再给你一批人。”

    顾锦里接过盒子,看着六张卖身契……木通、阚六、麦冬、三七、叶大蔻、叶荆子。

    她惊了:“您老真要把这些人给我?木通叔跟小六叔可是您的左膀右臂,给了我,您老怎么办?”
读趣网 > 重生农门小福妻 > 重生农门小福妻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