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趣网 > 江湖侠义庙堂谋 > 江湖侠义庙堂谋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(←)右(→)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第二百一十四章 好乱的京城
    皇城禁宫之中,有太监三千,分以十二监管束之,此十二监的统领宦官,称之为掌印太监,而掌印之中更有权职者,则被赐了一个常侍的名号,如司礼监掌印刘贞,亦如御马监掌印于洋槐。

    按常理而言,这种人,是一辈子都出不了皇宫的,但是今天,御马监掌印于洋槐,却出了皇宫,而且去的,还是城东驿站,幽王宋寒来到京城的落脚所在!

    哪怕背上亲近藩王,不守规矩的骂名,哪怕会被一些个平日里交恶的家伙背后嚼舌根,于洋槐于常侍还是去了城东驿站,他得替当今天子,确认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前些天出了件大事,好像就发生在城东,于常侍虽然有所耳闻,但却知之甚少,只知依附于皇家的道家一品高手孙符功,在城东让人给打了,好像还被打得鼻青脸肿,但本应常驻皇宫之内的孙道长为何会在城东被打,以及有谁能在京城地界,天子脚下打一位已经是一品境界的高手,于常侍就不知其所以然了,而且,不知道,更不敢问!

    今日天气不太好,没有半点阳光,冷得刺骨,好像是要下雪的样子,但不知为何,这种天气,幽王宋寒竟然没有在驿站内休息,而是在驿站之外坐着,像是在等人,而他的身边,还站着一个身材极为魁梧雄壮的家伙,徐莽夫徐云。

    于洋槐只是来确认一件事的,并非来见幽王宋寒的,若是没见到宋寒,也就算了,但现下见到了,礼数自然也不能少,他上前下跪,施了一个大礼,口中念道:“老奴见过殿下,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    依宗藩法律,太监见了藩王,行此礼,也是正常,且于洋槐于常侍是宫中老面孔了,宋寒未离京之前,便与这位老太监认识,所以没有让于常侍磕头,幽王宋寒便让其起身回话。

    “于公公,宫中规矩森严,今日怎么能出得宫来?是有事?”宋寒看似心不在焉,却是直指要害。

    于洋槐站起了身,微微弓着腰,不敢站直,低声细气回答道:“回殿下的话,的确是有一件事,陛下差老奴出来办,故而才能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宋寒笑意玩味:“我皇兄要你来办什么事啊?”说完,还看向了身边的徐云。

    徐云是个藏不住心思的莽夫,见到当下的情况,已经对这宫中太监的来意猜了个七七八八,不由得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于洋槐被这莽汉笑得心思不定,只能回应道:“来取一样东西,取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封密信吗?还是什么重要情报?难道皇兄还在我幽州策反了一位重要人物不成?”宋寒笑意更盛,可话中有话啊!

    ‘我幽州!’‘策反!’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?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?哪来的你幽州与策反一说!

    于洋槐深吸一口气,回应道:“殿下,您这话,说得有些…不严谨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宋寒冷笑出声:“于洋槐,孤如何讲话,要你教?”

    藩王一怒,虽不及天子一怒来得恐怖,但一个阉人,能当得起责任?哪怕是管理御用兵符的御马监掌印太监,也不行!

    于洋槐有些落了面子,却不得不低头服软:“殿下息怒,是老奴言语不当了!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宋寒虽然好像是生气,但其实只是故意表现出来而已,他眼神已经出卖了他:“孤与你计较个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起身离开,返回驿站之内,边走还边念叨:“冷啊,雪中送炭的没有,只能冷暖自知了!”

    待到幽王宋寒入了驿站,于洋槐才敢抬头,此时驿站之外,就只有于洋槐于常侍与莽夫徐云二人,徐云看着这位头一次见面的老宦官,笑得像只幽州老狐狸,问道:“于常侍,你可知君子玉?”

    “君子玉不离身!”于洋槐突然间眼睛一亮,问道:“这位将军,是不是有受人所托?”

    徐云笑意更盛:“对啊对啊,君子玉,不离身!”

    只不过这句话,断句断得很有深意。

    一只锦囊,从徐云手中交到了于洋槐手上,徐云大笑回驿站:“可惜可惜,玉离身了呢!”

    本来是想着替天子带一封密信回去,最好是幽州那个小梅先生已经着手安排入京之事了,次之,则是小梅先生坐镇幽州,为天子卖命。可是,人没来,信也无,还把玉还回来了,摆明了不会替天子谋,不屑于当那替帝王谋的帝师,这让他于洋槐,怎么去向皇帝陛下交差?

    风渐起,驿站之外,只留下于洋槐一人,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玉瞳分左右,当今天登基之后,其实都被天子收回,原属于冯平阳的左瞳给了其弟,那个老赌棋人冯平阴数回,都被婉言拒绝。而右瞳,则是送向幽州梅家,被老梅先生收下了,本来以为收下了,也就是老梅小梅都归朝廷了,可却万万没想到,小梅先生梅如也会有还玉这一出。

    这些事,御马监掌印于洋槐多多少少都知道些,但于常侍不知道的是,皇帝并非把宝都压在了冯平阴与梅如也这两人之上,而是还在杨州大做文章,而且,还在杨州赚了个盘满钵满。

    皇宫谍报两大总处之一的降雪轩中,住进了一位目盲老人与一个皮肤黝黑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一个吊儿郎当的刀客,脸上一条伤疤,拿着个酒葫芦蹲在墙头喝着酒,一柄刀就放在脚边,口中称赞着这宫中的御酒,就是好,又醇香又不烧喉咙。

    皇帝宋勤站在墙脚下,笑意十足道:“别的没有,酒多得是,管够!”只不过那墙头上的刀客却没有搭话,只顾着喝酒。

    定安城以北的那座定北城中,来了一位剑客,背着两把剑,一柄他用了很多年的枯木剑,一柄从云汉国库中取出的名剑,剑名斜阳。

    剑客匆匆入城,吃了一顿饭后,又匆匆出城,望北而去,带上两柄剑,不为杀人,只为在天下第一人手下,保住两条人命!

    杨州新四怪,扎根在京,欲乘龙扶摇上青天。
读趣网 > 江湖侠义庙堂谋 > 江湖侠义庙堂谋列表
打开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推荐票 | 错误举报 | 返回目录